没长性的老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

(Obikin/授翻)Solstice Night(4)

文名:Solstice Night

作者:XtinethePirate 

配对:Obi-Wan Kenobi/Anakin Skywalker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2737374/1/bSolstice_b_bNight_b

授权:(我是直接找作者要了两篇文的授权)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1  Chapter9.2(完结)


Chapter4 – 安纳金十七岁

“我……对不起。妈妈。”安纳金讨厌此时他颤抖沙哑的声音。“我,我知道您很期待。是,我知道。对不起,但…但是……我必须留在这里,妈妈。这很重要。是的…是的。我也爱你妈妈。照顾好自己好么?我爱你妈妈。”

“晚安。”

----

冬至的早晨。安纳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房间里冰冷的蓝色逐渐在黎明阳光的照射下慢慢退去,玫瑰般的粉色然后变成现在的白色。无精打采的翻了翻身,微微睁开眼碰触到强烈的阳光,然后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

在走廊里放轻了脚步,用手背遮住眼,慢慢推开师父的房门往里看去。看到眼前的画面,安纳金靠在门边满足的笑了。昨天晚上他不想离开的,但他还是在卢米娜拉大师的要求下半被迫得回到自己的卧室。但这没有意义,安纳金一晚上都没睡着,呆在师父的卧室里至少给他带来了心灵上的平静。

欧比旺还在睡,清晨的阳光闪闪发光,他盖着白色的薄被紧紧蜷缩着。阳光照耀下金红的头发柔软如波浪,皮肤因阳光的照射而微红,这让他看起来好像原力幻影。

安纳金叹了口气,用手摸了摸他粗硬的头发。卢米娜拉大师告诉他,欧比旺的镇静剂今天会失效。安纳金终于可以停止担心,因为“欧比旺会好起来。”即使没有好转,至少他还活着。卢米娜拉大师认为这结果对安纳金来说已经足够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这并没有让他完全摆脱焦虑,什么都不能。除非欧比旺醒了然后重新回到往常嬉闹的样子,除非他再一次愤怒的用他蓝灰色眼凝视着他,除非因他的粗心大意而责备他的温文尔雅的声音,再一次……安纳金不会因此满足。

悄悄走进屋,安纳金小心翼翼坐在床边,欧比旺翻了个身,一缕头发落在他紧闭的双眼上,安纳金轻轻的将它们从欧比旺的脸颊上拂去。他的手指慢慢下移至欧比旺腰部紧紧缠绕着被巴克塔浸泡过的腰带,他皱起了眉。

任务如期望的那样结束——尽管这意味着很糟糕。城市陷落,王室除了Karfan国王全都死去了。尽管如果他死了将会是对银河的贡献。那位刁蛮的小鼻涕虫王子已经长成危险又傲慢的暴君。安纳金很确信他还是个班萨草包,完全不知道飞梭赛车是什么。

考虑到之前他们曾有在这个星球上执行任务的经历,安纳金和欧比旺被选作绝地代表去恢复城市秩序。他们忍受了长达两个多星期的谈判,与纵容种族灭绝的暴君进行争辩。在可怕的长达两周后欧比旺最终退出了谈判将秩序归还给了他们。

当他们的克隆人军队与叛军及残余皇室武装力量交火,安纳金通过原力感觉到了警示在他的脑海中猛烈的拉扯。当他们重新回到被西斯诅咒的星球,这种感觉在原力中越来越清晰,但安纳金忽视了它。

他忽视警示集中精力躲避炮火的攻击,保护他的坐骑以便能更快地回到被围困的飞船处。

交错间他感到一阵极度痛苦的感觉。震惊、痛苦、强烈得压倒一切的感觉。安纳金立即转过身看到欧比旺跪在地上。在他倒下的同时,他们的目光交汇了短短的时间里安纳金看到他紧张而又痛苦的神情,一只手伸出好像要抓住安纳金的披风。 

 

一切都停歇了。炮火的攻击,伤者和死者的尖叫,他们四周导弹爆炸的冲击,都沉默了。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安纳金慢慢转过身看到指挥官科迪,克隆人的军官好像在吼叫着什么,安纳金能看到他嘴唇张合在动,但他听不到任何声音。

(安纳金……)

脑海里的欧比旺声音让他晕眩。他看到师父颤抖的站起来,一种异常的麻木感遍布全身,然后欧比旺再次摔倒在泥泞的地上。

(安…)

叛军越来越近,慢慢的向欧比旺倒下的地方前行,科迪向后拖拽住安纳金,将他拉回飞船上,然后在他的耳边大声的呼喊。

“来不及了,放弃吧,太迟了…”

不,不,不!!!

安纳金不知道是他大声嘶吼的声音还是他的心裂成两半发出的声音。他不记得是怎么摆脱科迪略过他的身侧,奔驰回到飞船的坡道,然后挥舞着光剑加入到战斗中。他仅仅是应付着还击,他不在乎也不关心那些被他击飞的躯体、他们最后一丝陷入泥泞的喘息。他听不到任何声音,除了来自他师父痛苦轻微的呻吟声,直到他将欧比旺无力的身体抱进自己的怀中。

欧比旺的双眼眨闪了一下,银色眼眸中的痛苦刺穿了他的心。一瞬间,安纳金感觉他的心跳加速,猛烈的抨击着他。他触摸到欧比旺背部爆裂枪造成的伤口,这让他的师父失去了行动力。然后…,年长绝地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无力……

(安…安纳金……)

欧比旺慢慢闭上了眼。

时间,停止了。

安纳金突然发现自己在飞船的甲板上,怀中抱着欧比旺失去知觉的身体。不敢相信的摇头哭的像个幼徒。他将脸埋入他师父血与泥土浸透的发间。

(不要死……求你…。对不起,欧比旺…对不起,别死…为了我)

安纳金没有意识到他已经进入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直到一声叹息,一只手拍了他的肩膀,他才从这种状态中恢复过来。他意识到身体在剧烈的因寒冷而寒颤,即使这颗星球的大气温暖而潮湿。他不得不通过倾泻生命原力提供给欧比旺,同步他们的心跳与呼吸,绝望的试图维持他师父的生命。他的精神紧紧缠绕住欧比旺的,将他们链接直到它们完全交织在一起。直到,如果欧比旺死去,安纳金也将随他一起…。

从如此亲密的维系中撤离让安纳金一阵眩晕,仿佛什么重要的东西从他身边被夺走般让他心痛。安纳金呜咽的抗议巴丽斯温柔的将欧比旺从他的怀中移开,惊恐的好像欧比旺离开了他的视线就意味着他师父的死去。他踉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进入这艘小型飞船的临时医务室,然后在他师父的身边守夜,他属于这里。

那是三天前,安纳金危险的在没有经过训练的情况下使用原力治愈——卢米娜拉大师因此大喊大叫甚至把嗓子喊哑了。用各种方式骂他“西斯一样愚蠢的白痴”。在巴丽斯的治疗下,他的皮外伤口慢慢愈合,伤口已经止血,足以让他回到科洛桑的绝地圣殿接受治疗师的治疗。然而,临时的治疗措施意味着愤怒的伤痕永远无法愈合。欧比旺碎裂的脊椎骨已很好的复原,但卢米娜拉大师告诫安纳金但他的背部会比以前脆弱。这意味他将在一生中留下一道疤,并痛苦的提醒安纳金他没能保护好他师父。

安纳金也受了伤而伤口肉眼看不到,在他的心里,因欧比旺受伤而自责悸动。安纳金的母亲总是告诉他为了保护他所爱之人要竭尽所能。他失败了,这个比任何人更爱、更珍爱的人现在倒下了,而且这都是他的错。他应该在绝地武士撤离星球之前想到对方会报复,他应该听从原力的警示而不是置之不理。

这是关于谦虚谨慎的教训——欧比旺一直试着让他铭记。但这一次代价太高。奎刚一直告诉安纳金留意生命原力是非常必要的,为什么他就没有听呢?为什么欧比旺要承担他徒弟自大造成的后果?

他才是应该承担后果的那个,而不是欧比旺,永远都不应该是。

一滴液体溅落在手背上,安纳金恍惚意识到他在哭泣,他难以抑制,每当看到欧比旺如此苍白无力静静地躺在显得特别大的床上。安纳金意识到他这个徒弟非常不合格。他应该保护他所爱的人,他们应该在任务中相互协作,他们是搭档,绝不失败,直至永远。因为欧比旺一直为了安纳金在这里,安纳金也因欧比旺而存在,这就是他们搭档的方式,他们本应如此。至少作为合格的徒弟应该等待着直至确认他的师父无碍。

但他没有这么做,安纳金早已和科迪还有其他克隆人离开了,他的长腿让他跑的比欧比旺快。

对安纳金来说,欧比旺似乎不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人,不仅仅是绝地武士。他优雅、强大、冷静。随着他成为安纳金师父的时间的增长,他似乎越来越完美,仿佛超越了人类一般。 

安纳金不喜欢被迫想起他这个偶像师父只是一个人类而已。这让他的心突然刺痛难耐,提醒他欧比旺也是会受伤的,更会因他而死…

不,安纳金不会让这一切发生。他不会让欧比旺像奎刚师父那样死去。他不允许这样并不是因为什么高尚无私的原因。安纳金是自私的,他不想欧比旺死是因为他不想再独自一人。奎刚的死,完全摧毁了欧比旺,但他至少还有安纳金,尽管这无法弥补他师父失去的那些,至少欧比旺是有人关心他的。

欧比旺也是唯一一个在乎安纳金的人,所以如果他死了那么安纳金将会孤独一人。梅斯会把他踢出绝地武士团,没有人愿意要一个刚愎自用的学徒

“对不起…”安纳金小声的,用手背抹去眼泪,另一只手紧握白色的床单阻止身体颤抖。对不起,毫无意义的词,而且已经太迟了。"对不起"并不能抹去欧比旺后背的伤痕,不能治愈他的背脊,不能避免那些为了治疗而强制进行的繁多的物理治疗。

对不起无法让他原谅安纳金,他做任何事都无法让欧比旺原谅他这次失误。他将被抛弃,被其他人取代或者被送回图塔因…

安纳金摇摇头挥去这些想法。理智点,他知道欧比旺在他们一起这么多年后不会让他离开。奎刚死后他们之间紧张痛苦溃烂的伤口正在慢慢好转,被一种舒适的感情所取代。他们就像父子,也像兄弟…

恩,安纳金知道欧比旺如果思索他们的关系无疑是这其中一种,他也努力让年长的绝地如此认为,

不管安纳金自己真实感情到底是怎样,毕竟他已经将这种感情隐藏了三年之久…

再一次轻轻抚摸凌乱的金红色头发,安纳金站起身将毯子拉了拉,盖在他师父蜷缩熟睡的身体上。他的师父有一个坏习惯,睡觉的时候总喜欢把盖的东西踢掉,将毯子踩在脚下,踩成一团。安纳金调侃过他,这个习惯与欧比旺平时平静、冷静的举止完全相悖。

安纳金走进治疗室看到欧比旺的时候吓坏了。不光是他师父的脸色异常苍白、紧闭双眼周围呈黑紫色,还因为他此时毫无生气、死气沉沉。欧比旺正躺在床上——他的后背缠绕牢固的绷带避免伤口加深。他的手轻轻搭在从未动过的被子上。安纳金知道平时欧比旺睡觉时会蜷缩成球状,恰好是乞求别人从背后抱住他的样子…

安纳金马上停止思考让自己忙起来。抚平毯子中细微到看不见的褶皱,然后轻柔的将毯子盖在师父的身体上。但他难以抑制的轻轻在欧比旺的太阳穴处落下一吻,唇拂过瓷般精致的皮肤,然后埋入师父的发丝中深深呼吸令人愉悦的男性气息。

偷吻,这是他从欧比旺那里的得到的唯一喜欢的东西。他曾看到欧比旺和奎刚是如何在一起,感觉他们的爱在原力中燃烧。他亲身感受过奎刚的死带来的影响,他也看到了每当年长绝地名字被提起时欧比旺看起来很悲伤的表情。三年前的冬至安纳金送的全息照片,被欧比旺无论去了哪里都随身携带,当失意或劳累时他总会从口袋里拿出它,静静地盯着它看上很久,仿佛在回忆。

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多的发生在冬至夜——毕竟那本是欧比旺与奎刚的节日。尽管当晚庆祝时欧比旺总会面带微笑,但安纳金能察觉到他师父伪装下的悲伤。他一直想念着奎刚,而且会一直如此。安纳金知道欧比旺会蜷缩在他曾与年长的绝地大师共枕的床上,一整晚,将全息照片贴放在自己胸口。

起初,安纳金很高兴他师父喜欢他的礼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当欧比旺若有所思的瞥向照片,冷漠的表情变得迷离,安纳金的心就会痛苦的抽动。他知道奎刚与欧比旺之间有一些特别的,安纳金梦寐以求但永远无法得到的东西。他爱欧比旺·克诺比,深深地、强烈的、极度的,尽管他知道他师父的真爱已经在几年之前死去。

他知道与其让欧比旺这样看待他,还是现在这样比较好。

在欧比旺睡着时偷吻,这就足够了,它们只能属于安纳金一个人。他品尝到了他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最重要的事物,尽管这禁忌的瞬间时时刻刻折磨着他,但它们依旧异常珍贵。那一瞬间,他会闭上眼,感觉欧比旺光滑柔软皮肤的触感,呼吸他诱人的气息,可以假装那一刻欧比旺也爱着他。他看向奎刚照片时渴望的目光将由安纳金取代——充满欲望与渴求的的目光。即使这些吻与幻想不被允许,但这依旧是安纳金想要的冬至最好的礼物。在他能鼓起勇气真的向欧比旺索求一个吻之前,已经足够了。

已经满足了。安纳金知道他太年轻、不成熟、冲动,欧比旺不会带着欲望的看向他。他一点也不像奎刚·金那样。是的,欧比旺只把他看成一个小男孩,勉强接受的徒弟,仅此而已。

总有一天,安纳金会向他的师父索要一个吻,就算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他会有足够的勇气。

强忍着身体被撕裂的剧痛,安纳金再一次从床上坐起来。他身侧的欧比旺喃喃发出昏睡的抗议,缠绕住他这个热源,阻止他的离开。安纳金笑了笑想要从柜子里取出另一套毯子。卢米娜拉大师走之前明令要求保证欧比旺的体温。但对于故意踢走每一条毯子的男人而言,这是很难做到的事。安纳金轻轻伸出腿,用脚趾向前够着从柜子顶部拽下毛毯。

这个动作将一件东西从柜子顶带了出来——一个松树颜色的信封——绿色、蓝色、银色相间。安纳金微微皱眉看着信封从柜子上滑落,无意识的将它接住。备用毯子一般极少使用——只有在圣殿的加热设备故障才会,而且此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所以,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

打开信封,安纳金看到自己的名字。使用黑色墨水写下,行云流水的字迹凸显欧比旺完美的字体。显然,这是他冬至的礼物,安纳金咧嘴一笑,在心里默默记住以后寻找礼物时要经常检查那些柜子。

难以抑制心中的悸动,安纳金用牙轻轻咬住信封,腾出手将绿色的厚毯子盖在熟睡的师父身上。随后迫不及待小心翼翼的坐在床一侧,打开绿色的信纸。

里面有一张纸条和另一张折叠起来的信纸贴合着放在一起。困惑的皱了下眉,安纳金轻轻将纸条从青翠的信纸中取出读了起来。上面的依旧是欧比旺那精致优雅的字迹。安纳金知道他会像对待其他珍贵礼物一样,将这张小纸条放进他床底的小盒子。虽然这个隐藏地点没什么想象力,但他知道欧比旺不会冒犯他的隐私。

安纳金:

你越来越大,我越来越不知道在冬至送你什么礼物。很久以前,我只是把一个破碎的机器人带回来送给你,却看到你脸上喜悦的神情。我也知道你仍然想让我带你去酒吧,我也意识到像去年那样给你信用币是很不明智的——我知道你纹身了,但我不想知道纹身的位置与图案,我已经有很多白头发了。

安纳金微笑着,感觉到自己脸颊慢慢染上淡淡的红晕。他不知道欧比旺已经知道他给自己的节日礼物。事后看来,他想通了。他的师父总是很有洞察力,安纳金很庆幸欧比旺没有要求去看那个纹身是什么——否则那将会非常尴尬得解释为什么要在左臀写上华丽的“OB1”的字样,毕竟……下意识的摸了摸纹身的位置,安纳金笑着继续看:

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徒弟,越来越多的证明你作为绝地武士将远远超越我。我知道我们的任务并不简单,对你来说甚至很难。我完美的徒弟,每次都容忍他不怎么样的师父。我能为你想到的最好的礼物,就是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允许你离开我的身边,我想你肯定会激动不已。

安纳金的心在看到这段文字后猛地收紧,骄傲与痛苦掺杂在一起。骄傲的是,欧比旺认为他是完美的徒弟,而实际上安纳金存在很多明显的缺点。痛苦的是,他师父对他的看法彻底的错了,无法容忍的错了。如果不是安纳金,他们上一次任务不会如此失败,而他的不足导致欧比旺负伤。

安纳金压抑绝望的笑,一只手捂住双眼。欧比旺认为安纳金在离开他之后会开心?不,高兴的将会是能摆脱掉安纳金的欧比旺,而不是他。

另一只胳膊紧抱在胸前,偷瞄一眼欧比旺后继续看到信的最后:

我希望你能好好享受你的节日,安纳金。尽管这次你只是个观众而不是参与者。

欧比旺。

安纳金挑起一侧眉,嘴角显出一丝微笑,像欧比旺那样难以捉摸的笑。然后等不及的将折叠的纸从信封中取出来,安纳金惊讶的看到两张小纸片从信封中飞落到他腿上。当他拿起时双眼震惊的扫过这两张门票。

不可能,该死的欧比旺怎么可能……

颤抖的迅速打开折叠的纸张,安纳金迅速的扫视,心砰砰直跳。安纳金·天行者……克诺比的徒弟。等等,……blah blah blah……绝地圣殿同意其在12月第26个行星日至1月的第3个行星日期间离开。

Fucking Sith! 

信纸从安纳金无力的指间飘落,颤抖的用手穿过发间。他震惊的、惊愕的、高兴的笑了,他知道他笑得像喝多了一样,一时高兴得意识到欧比旺还在沉睡,所以他看不到徒弟此刻可笑的满脸喜悦的表情。

冬至时,安纳金曾打算拖着欧比旺到科洛桑的动物庇护所,他们可以收养一只小猫或者其他动物。安纳金知道欧比旺喜欢猫——毕竟绝地武士自己就很像猫一样举止优雅雍容优雅又富有魅力,而安纳金讨厌这样的动物。安纳金想给欧比旺一份礼物,作为他们争吵后的“休战协议” 。

但欧比旺……欧比旺给他买了两张在图塔因举行的“邦塔之夜”门票。整个银河系中最负盛名、最受欢迎、最引人注目的飞梭赛车比赛。八年前安纳金还是个孩子时曾赢得过比赛。但如果没有与运作比赛的赫特人进行交易,众所周知比赛的门票非常难获得的。当然也是可以找到出售的门票,但价格远远高于绝地武士12个月所有的微薄津贴。另一张粘贴在许可证上的纸写明,安纳金来回图塔因的所有费用都已支付完毕。

原力啊,欧比旺是怎么支付这些费用的?更不要说他还要说服梅斯允许安纳金离开圣殿,还是如此长的时间。

许可证背面写了什么,安纳金反过来看到简单几句文字后笑了:代我向你妈妈问好,以及一串潦草的通讯号码。

第二张票为她准备的。

安纳金感到耳边传来的心跳声,眼泪刺痛双眼。他紧握住许可靠在胸前。妈妈,他能再次见到她了!Sith Hell!已经有八年了!他一直想念她。欧比旺他知道并用他积攒下来微薄的信用币,为他的徒弟准备了至今为止最好的节日礼物。

安纳金慢慢放下许可证明,肚子里慢慢积满凉气。最好的冬至礼物,当然,是12月第25个行星日最好的礼物。理想的情况下,安纳金会在和他师父一起度过冬至日之后离开。

但是现在……

安纳金转身看着躺着的欧比旺,远远看着静静盖在他身上毯子隆起凹陷处细小的褶皱。

安纳金知道他没办法做到。

即使他如此想念他的母亲,但在过去的八年里欧比旺已经是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了。欧比旺现在需要他,就像安纳金需要欧比旺。他没办法这样离开欧比旺,在冬至里留受伤的他独自一人。

关于这个节日,奎刚是怎么和安纳金说来着?“在冬至日里最重要的是和所爱之人在一起。”在整个银河中安纳金最爱的是欧比旺,所以这不难抉择。

遗憾的将门票与许可折叠放回绿色的信封。安纳金用原力将它们浮起放回柜子顶。他不会抛弃他的师父,他太爱欧比旺,忍住泪安纳金俯身覆在静静熟睡的人身上,然后颤抖的在欧比旺脸颊上落下一吻。

他不会离开欧比旺,不光是现在,直至他的师父完全康复,不管这将花多长时间。

“冬至快乐,师父。”安纳金细语着,手指爱怜的轻轻抚摸欧比旺金红色的头发。他必须用欧比旺给的号码用通讯器与母亲联络一下。他的师父肯定已经告诉了她安纳金回家的事。该死的!他不想让她失望,安纳金永远不愿意看到她难过。他不会为其他人这么做,该死的除了欧比旺。安纳金甚至不需要再考虑,在他的心里,已经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安纳金用手指描绘沉睡绝地的下颌,因爱、悲伤与渴望而心痛。他可以为欧比旺做任何事。

从床上离开,不甘愿的停止与他师父那脆弱的联系。安纳金站在门口,露出微笑抬手摸了摸挂在这里的松树枝(从绝地圣殿入口大厅那巨大的松树那里偷拿的),松枝闪耀着淡淡的蓝绿色,柔和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让它们看起来几乎是灰色的了。

安纳金微微一笑,就好像欧比旺的眼睛。他看了看无声的依旧蜷缩沉睡的师父后,悄悄离开了房间。

 

评论 ( 4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