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长性的老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

(obikin/授翻)Cherry Mistmas,Master Kenobi(上)

文名:Cherry Mistmas,Master Kenobi

作者:XtinethePirate 

配对:Anakin/Obi-wan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2710359/1/Cherry-Mistmas-Master-Kenobi

授权:


已完结:

      1、出场人物见图片→点我←,除了欧比和安尼。

      2、为什么我要列个图呢?当然是为了帮助大家在看文的时候能有画面感啊←_←

      3、翻译纯粹为了自己留着以后看,中英双烂…

      正文:

“不…不,梅斯。不…,太多了…”欧比旺微弱的抗议被打断,他的小酒杯被年长绝地大师慷慨得用醉人的科雷利亚白兰地倒满。琥珀色的液体飞溅,划过水晶般的唇然后汇集在绝地议会厅的地板上,在空气中释放辛辣的烈酒气味。

“恩…不胜酒力,克诺比大师原来。不知道这一点,我以前。”尤达咯咯笑着将自己的酒一饮而尽。

欧比旺叹了口气将盛满白兰地的酒杯小心翼翼得拿起来并举到和视线水平的高度,研究它仿佛要试图确认这些表面看似无害的酒会对他的抑制力产生怎样的影响。

他讨厌议会长老们的圣诞聚会!讨—厌—得—很!忐忑不安的看着银河系中几乎最强大的原力操控者们喝得烂醉,依靠着彼此高声唱着错了词的圣诞之歌,要不就是泪眼汪汪的表白他们是有多么爱—爱—爱—爱—着彼此。

他头疼面对这一切。

“来嘛!克诺比大师。”梅斯咧嘴一笑,表示友好的将手臂甩放在还犹豫的绝地肩膀上,“只是放松一下而已。”

“从你的屁股,把光剑柄,丢掉。”尤达赞同的打了个酒咯。

“昆兰,红鼻子的内克苏。” 基-阿迪-芒迪大师含糊不清的唱出跑调的歌声。

欧比旺深深叹气,一口喝了他的酒。脸部黄色刺青下因兴奋而通红的昆兰沃斯,将他的酒杯用力的扔向基-阿迪。

这将是个非常…非常…非常漫长的夜晚。

----

安纳金坐在帕德梅公寓的沙发上试图不要烦躁。但如果她又拿出一捆用来制作窗帘的布料给他看的话,原力啊…压抑他不断攀升的懊丧感真是太难了。强迫自己挤出个笑容,像她所希望的那样表现的像个细心周到朋友。

这个夜晚也不是那么糟糕…不完全是。三年前他们的重逢让他与帕德梅成为非常亲密的朋友,但安纳金发现比起参议员艾米达拉,他更喜欢帕德梅。而他将陪同这名参议员参加晚宴,被展示在所有参议员面前,像宠物puuri猫一样被介绍给权贵。还要强迫自己笑着,不能用原力锁喉那些愚蠢谈论贬低绝地武士团效用的白痴。他也会按照帕德梅告诉他的那样,配合的谈论他与参议员婚约的话题,他知道这是帕德梅恳求他参加的唯一的理由。她是个富有的参议员,依其身份需要一个同等杰出的伴侣,安纳金是科洛桑年轻男人里最合乎条件的,而他“无畏英雄”的称号显然也是有利的证明。

成为他们紧密编织的政治游戏中身份地位的筹码,让安纳金作呕。但他确实欠帕德梅一个人情。(并不是说他回想起了到底是哪件特别的事情,但这仍然能让他尴尬脸红。)更重要的是,他和欧比旺吵架了,又一次。这个理由足够让他在这一晚离开圣殿。

不管怎样,没有告诉欧比旺他要去哪里的内疚感一直折磨他。以前他总是和欧比旺一起度过圣诞节,这是一年来唯一的一天安纳金会比欧比旺早起床。

“师父!师父!欧比旺!看!快看!昨晚下雪了!”安纳金兴奋的叫着,冲进他师父的房间跳上睡沙发的一头,轻轻得上下跳动。

困倦的蓝眼睛睁开,醉眼朦胧的凝视安纳金然后转向窗外,“恩…恩…”小声嘀咕得转过身侧躺着将被子拉高盖过肩膀。

“师父,你打算睡一整天么?”

“恩…再睡…在睡几个小时…徒弟…”欧比旺呻吟得拉近枕头阻挡阳光照射的侵袭,并遮挡住他徒弟咧嘴傻笑的脸。

“我给你做了些热巧克力,师父…”

停顿一会儿

“恩,我想是该起床了…”

强迫思绪回到现实,安纳金试图专心于眼下的景况。回想起去年圣诞节早晨欧比旺的样子,只穿着他那宽松的睡裤,头发蓬乱的还有几根发丝落在眼上,眼神带着疲惫但愉快的小口喝着热巧克力。这些回忆无法让他继续生欧比旺的气。

不,最好还是想想这地狱般的折磨——额,他和帕德梅参加的——派对。对,派对,不是半裸的欧比旺,是派对。食物很不错,这点固然重要。但帕德梅那叫不出名字的厨师都知道怎么做。被切成适合入口的小块,很大程度上并不能满足年轻绝地饕餮的胃口。欧比旺是更好的厨师,他知道年轻的绝地的饭量。但在最近一次任务后,安纳金必须离开欧比旺。(喝点酒希望麻痹任何与欧比旺有关的想法)

安纳金又坐回沙发换了个姿势,帕德梅最后将那讨人厌的布料放在一边,倒了两杯纳布产的酒——这在她出生的星球上是圣诞节的传统——然后坐在他身边。

“安纳金,别像个白痴一样。”她确信的说,伸出一只手将她精心打扮过的发梢处的发夹取下,让棕色的长发顺着脸颊落下,“我知道你对这室内的装潢没兴趣,我和你一样讨厌,但是…”她叹了口气,将腿抬起来放在沙发上好能完全面对安纳金,“我想,如果我挑一些极度无聊的话题,只要稍微有点烦扰你,你都会爆发只为了让我闭嘴。”她笑笑抿了一口酒。

安纳金慢慢地眨着眼看向帕德梅,不确定自己有正确理解她的话。她晚会上的酒也很不错,让他现在有点反应迟钝。

“我…你…怎么?”他皱着眉问,“这不是我的错,帕德梅。我……”

“恩~恩,你又和欧比旺吵架了?”

这么容易就被发现,安纳金撅起嘴,选择一口干完自己的酒——希望得到更多酒精的刺激——不想回应帕德梅的问题。

帕德梅笑笑,揉弄安纳金的头发,傻笑他生气耸肩甩开自己手的动作,“又是情侣间的争吵,安纳金?怪不得你情绪这么糟。”

“我没有…”安纳金无意识的反驳,然后才意识到他朋友话语的意思,让他一时语塞,“其…情…情侣…间的争吵?我…,他…,我们不是情侣,帕德梅!!”

“恩~恩~”帕德梅回应了一个带着音调的认同以及一个会意的眼神。

“我们不是!”安纳金吼道,砰的一声将酒杯放在桌子上站起来,感觉自己脸颊发红。不是因为在他看来这事毫无希望,他默默纠正。

“安纳金,拜托。”帕德梅平静的,站起身靠近站在窗边的他,“这不是什么大秘密。你可以告诉我,每个人都知道,甚至议会都知道!”

“很好,对我来说是第一次听说。”安纳金愤怒的回应,双臂在袍子里交叠抱在胸前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

“就像现在你这样做…”帕德梅露出一丝微笑“对打破谣言毫无帮助,你站的姿势甚至都和他一模一样。”

“我…我没有…”安纳金喃喃道。

“我不是笨蛋,安纳金。”帕德梅厉声回应坐回沙发上,“毕竟男人一点也不敏锐,现在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纳金叹了口气,放弃抵抗。

这将是个非常…非常…非常漫长的夜晚。

----

游戏已经进行了几个小时了。(不断堆积的空瓶子可以证明),每名绝地大师轮流说着他们做过的事,“我从来没有…”用这一句做开头,如果有绝地大师做过相同的事就要被迫喝一杯。在欧比旺看来,这简直难以置信的幼稚。不过话说回来,整个聚会就是非常幼稚的存在。但至少他们没玩脱衣扑克——去年欧比旺撞见他们玩——让他感到极度丢脸——他玩卡牌游戏的技术狗屎一样的烂。

到现在为止,欧比旺已经侥幸逃过一劫。事实上他的绝地同伴因为喝太多已经不记得他们说要玩脱衣扑克的事情了。

“我从没…想过要在绝地会议上揍梅斯温度。”昆兰缓慢的说着,颤抖的手将玻璃酒杯倒满,黑色长发上的圣诞老人帽歪到一边。

而其他绝地大师们喝彩,发出互相碰撞酒杯的叮当声,有滋有味的将酒一口喝完。

“嗨—”梅斯好脾气的咧嘴申辩,“有些…,有些人…总是…总是他妈的想要你守秩序。”

尤达俯下身,提起地上差不多和他一样高的白兰地酒瓶,摇摇晃晃的将酒倒进梅斯的酒杯里,“如果打自己,你不想。说谎,你在…,骗子,你是!”

“当理解语法的意思,你无法。很难在喝醉的时候表达清楚,这简直。”欧比旺笑着举起酒杯向尤达致敬,后者的耳朵性急的抽动着。

“轮到我了,现在。”当普罗孔将尤达酒杯再次倒满时,老绝地大师思考着,“不公平,这游戏。大我太多,你们都。不科学,这是。巨人,你们是。影响我更多…,你们的酒。”慢慢地,他的眼睛闭上,身体向后摆动。梅斯伸出手用原力抓住他但失败了。原力冲击让白兰地酒的空瓶子危险的摇晃起来,欧比旺伸出手稳定住酒瓶但失去平衡的摔倒在地,脸上却笑着。

“该,我了。”梅斯将自己的杯子倒到溢出说,“我从没想过要和其他绝地大师做爱。”喝光酒然后砰的将酒杯放在地板上,大声地说,“除非你知道他是谁。”咧嘴笑的像头内克苏。

 “所————以,你想和谁上床,梅茜……”基-阿迪-芒迪追问。

“还能有谁?奎刚。”

欧比旺飞快的坐了起来,用力捏了捏太阳穴,房间的地板在视野中疯狂旋转,“什么?”

梅斯转向欧比旺淫荡的傻笑,“奎刚金很可能是圣殿中最他妈混蛋的人了。克诺比,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基-阿迪-芒迪点了点他高贵的头表示认同,一口喝下他的酒,“奎刚。”

昆兰大方的加满酒,附和道,“奎刚!”

“你为什么也是?”欧比旺喃喃自语,一只手支撑下巴。

昆兰耸耸肩,“为什么你认为我总是想和你们一起执行任务?我希望得到一些…,啊,和你的师父进行一些私密的光剑训练。”

卢米娜拉昂杜利也倒满了她的酒杯,慢慢的一饮而尽,舔着她的嘴唇邪恶的笑,“对,奎刚金。”

德帕比拉巴沉思的喝光酒,“欧比旺克诺比。”在其他人异口同声的嘘声中清晰的说出。手脚并用的,爬行着绕过醉了的大师们,随着动作故意摇晃臀部,诱惑的向欧比旺一笑。俯身在尴尬的绝地大师唇上轻轻一吻,“现在这一提议公开了”低声的说完,她揉乱自己的头发,舔着唇退回到自己的位置。

“来吧,欧比旺。喝你的,告诉我们是谁!”昆兰鼓动已经吃惊呆住的绝地,友善的搂过他的肩膀。

“我…我……我什么?”欧比旺结结巴巴的,还在震惊得眼神迷离的看向德帕,后者眨眨眼好色的回望他,使慌张的绝地大师全身变得通红。他突然发现当昆兰填满后的酒杯变得非常有趣起来。

“你还需要回答问题,心爱的欧比。”昆兰邪恶的微笑低语,将欧比旺杯子倒满酒后直接用瓶子喝了个精光,“你可以另外选个时间和那个妖女约会。”

欧比旺瞪了一眼笑嘻嘻的绝地,不敢瞥向德帕。他想了一会,喝完杯中酒露出淡淡的微笑。在经过相当深思熟虑后,再次将酒填满,在异口同声的起哄声中一饮而尽,“这将是我的小秘密。”他笑了。

“好吧,我们都知道是奎刚了,不管怎样。” 尤达咕哝着,慢慢地睁开眼睛。

当所有绝地注视着小绿人时,片刻沉默。

“Um…都知道是奎刚,我们确实。”

“不,是杜库,真的。”欧比旺轻笑得慢慢让身体歪倒到一边,一只手支撑着头放松。

“Hmm…我的选择,这将是。”

欧比旺挑起一侧眉,大笑,“我开玩笑的,大师。”

“这没关系。轮到你,这次,加利亚”尤达没好气回应。

“很好,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尤达的答案是什么了……”美丽的绝地大师笑着说,“但是…我可从没搞过我的徒弟。”

“Hmm,想搞他,我确实。搞过他,我没有。有着基本的差异,这之间。”尤达躲闪四周嫌恶得扔向他的八九个酒杯。

 “你和希瑞?”欧比旺询问阿迪,暂时无视年老的小绿人,他的声音在最后一个音节处轻微地断裂。他从没意识到关于学徒的恋爱主题有别的好处。

阿迪向他眨眨眼,靠着她的胳膊肘。“你不是唯一一个意识到我徒弟魅力的人,欧比亲爱的。”

“fuck me,你们这群,你们这群…好色的淫荡之人,不是嘛!真的…,操!”

“你认为当绝地大师有什么意思?”昆兰轻声笑着,德帕也笑着接道“fuck you?这是否意味着你要接受我的提议?”

让欧比旺晕头晕脑的惊喜,瓶子被绕成一个圈传递着,许多大师都在轮到的时候喝一大口酒——几乎所有杯子都在扔向尤达的过程中摔碎。当瓶子被递到他手中,欧比旺盯着看了很久。将会,喝醉。一口喝完的话。叹了口气,将它递给昆兰。

而昆兰又将瓶子退回给欧比旺,怀疑的扬起眉,“现……现在,Mah-stah克诺比。”揶揄欧比旺标准的科洛桑口音,坚决的认定“你可能醉了,但对你的同伴撒谎是非常不礼貌的?”

“我…我没撒谎!”欧比旺唾沫飞溅,整个人变得通红。其他大师突然的咳嗽声听起来好像满腹狐疑的赞同昆兰的看法,绝对,没有!“我没有!”他无助的环视四周寻求帮助,“尤达大师,你肯定不会…不会相信我会勾引安纳金得吧?”

“相信,我没有。”绿色的绝地大师声称,生气的揉着头上鼓起的肿块。

欧比旺因对方的辩护用力点头示意,“谢谢你,大师—”

“你的徒弟勾引你,我相信。”小绿人高兴地咯咯笑着。

 “我没和安纳金睡过!!”欧比旺大喊,推开酒杯差点撞上昆兰的鼻子。

“我们从没说过你和他睡过。”梅斯扭动着眉毛,会意的笑了笑。

“Unnnh…”欧比旺呻吟一声,用手掌根压住眼睛。

“Aw…欧比旺害羞了吗?”昆兰戏弄着将头靠在欧比旺肩膀,笑嘻嘻的看着他,“毕竟我们都知道这件事了。”

“是什么让你们认为是他在勾引我,而不是反过来?”慌乱的绝地刨根问底,一只手穿过发间。

“好吧,直接了当的……”梅斯俯身将手搭上欧比旺肩膀,认真的凝视年轻绝地大师的双眼,“因为安纳金是安纳金,而你……是你”

“我梦想中的裸体的安尼,……就像昨天和我做的那个…!” 德帕和阿迪一唱一和的聊着,双手很夸张的来回摇摆——欧比旺不确认这是表演夸张的效果,还是酒精作祟。

“会有反效果,你们这样。”尤达斥责他们太认真。

欧比旺突然伸手将瓶子从微笑着的昆兰那里抢过来,一口气将瓶子里最后的白兰地喝光,“卑鄙,你们太卑鄙了。”咕哝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把克诺比大师吓跑了,我想我们。”

“不,他只是跑回去找他的爱人了!”

昆兰也面颊发红,友善得胳膊搭在欧比旺肩膀上,将圣诞帽从头顶上拿下来用力压在欧比旺的金发上,“今晚为了你徒弟,穿的特别点。”低声道,“除此之外一丝不挂,恩?”

“别幻想了!”欧比旺厉声道,昆兰那漏洞百出的屏障让对方脑子里的画面被泄露进他的思想。避开他的同时差点摔倒,欧比旺抓住昆兰的胳膊保持平衡,导致两个人蹒跚后退最后尴尬的跌进委员会椅子里。

“哦…当然!”绝地大师缓缓舔了舔唇,把欧比旺压在椅子上,用力压住他的肩膀。欧比旺徒劳的反抗力气更大的男人夺走了一个绵长而又纠缠的吻,再被拉走的时候还用舌舔过欧比旺的嘴唇。欧比旺嫌恶咆哮得站起来,推开狂笑不止最后坐在地上的昆兰。

“只是……你们所有人……只是…,哦,操!”欧比旺喃喃地,用手擦了擦嘴冲出房间。

“砰”的一声大门关闭了。回声消失后片刻沉默。

“恩……时间。”梅斯平静的检查他的时钟,“3小时5分钟。”

“这个时间,克诺比大师离开,你们赌的哪个?”尤达突然竖起耳朵,快速的询问道。

昆兰坐起来,笑的像个心满意足的内克苏,“是我!付钱!所有人!来吧!”

“该死的!!如果他再坚持10分钟,钱将是我的了!吻他是作弊的行为!我确信!”德帕投诉道,递出信用币。

“难道你要用的你女性魅力让他留下来吗?”反击道。而德帕耸耸肩,认同了这一点。

“喝点白兰地,我们再?否则下一个离开的,可能是我……”


评论 ( 5 )
热度 ( 45 )
  1. AlecNights 转载了此文字